涅槃——从小村企到亚洲最大扇贝加工厂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1-10-14 01:48   

  【摘 要】经过改革开放40多年的发展,在我国农业顺利实现“第一个飞跃”之后,如何实现“第二个飞跃”,即通过发展集体经济,实现农村的共同富裕,这个任务突出地摆到了全党和全国人民面前。山东省烟台市长岛试验区北长山乡北城村通过村党支部领办集体经济实体(合作社+企业)的发展模式,发挥村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创造条件大力发展村级集体经济。经过十年努力,北城村把过去的一个小作坊式的水产加工厂,建成为亚洲最大的扇贝加工厂,实现年产值3个多亿,集体经济总收入3000多万元,渔民人均纯收入2万多元。如今,这个海岛上的小渔村,正阔步走上共同富裕之路。北城村的发展靠什么?靠的是北城村干部群众在艰苦创业过程中形成的“北城精神”,这种精神是大寨精神的继承和发扬,是“新时期的大寨精神”。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农业顺利实现“第一个飞跃”,正逐步向“第二个飞跃”迈进。

  事实上,自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以来,全国各地探索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发展集体经济路子的努力一直没有停止,但效果并不理想。上世纪80年代村村办企业,可成功者寥寥,对此人们至今记忆犹新。近年来,各地涌现了一大批发展集体经济的明星村,经过媒体大量报道,人们似乎又一次看到了通过发展集体经济走共同富裕道路的光明前景。不过,事后人们发现,除了江浙等发达地区外大多数明星村并不是靠自己更生、艰苦奋斗发展起来的,而是主要依靠政府财政的扶持。甚至像广东这个处在改革开放前沿的经济大省,经过几十年的探索实践,发展农村集体经济的主要模式还是“吃租经济”,有的直接“吃利息”。

  1986年3月,陈永贵在病逝的前几天,对从山西省昔阳县赶来见他最后一面的郭凤莲等6位当年和他一起共事的大寨村干部说:“大寨不是吹出来的,也不是国家用钱扶持起来的,大寨是干出来的,大寨是靠汗水改造出来的。”那么,在21世纪的中国农村,还有没有像当年的大寨那样,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发展集体经济并获得成功的村庄?

  有这样一个村庄,它“逆潮流而动”,十年前,该村党支部把本村养殖扇贝的渔民组织起来成立合作社,并创办集体性质的扇贝加工厂,以此带动全村乃至全岛扇贝养殖产业的发展。经过十年的艰苦努力,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把一个小作坊式的水产加工厂,建成了亚洲最的扇贝加工厂。2020年,该村经济总收入达到2.08亿元,集体经济总收入达到3339万元,渔民人均纯收入达到24222元。这个昔日脏乱差的传统小渔村蜕变为“中国贝城”、“中国美丽休闲乡村”。

  这个村庄就是位于胶东和辽东半岛之间的烟台市长岛试验区北长山乡的北城村。2021年5月和9月,笔者两次来到这个北城村,对这个村党支部领办集体经济实体的情况进行了调查。调查期间,笔者考察了该村用于海上养殖的港口码头、村办集体扇贝加工厂,走村串户看村容察民情,走访扇贝养殖大户,并与北城村两委主要干部、企业高管、试验区工委相关部门领导等进行了面对面深度访谈,掌握了大量第一手资料。在此基础上,笔者对这些资料进行了梳理和分析,最后形成了本纪实。

  北城村,位于山东省烟台市长岛海洋生态文明综合试验区(后文简称长岛试验区)北长山乡,为乡政府驻地。全村土地面积4000余亩,海岸线名。北城村因村庄北边有一处两千多年前的汉唐古城遗址而得名。北城村三面环海,海洋资源丰富,自然生长的贝、藻类达100余种,有“扇贝之乡”之称。这里的扇贝属于栉孔扇贝,它区别于海湾扇贝。

  北城村位于北纬37.9度线上,处在黄海与渤海交汇处的回流区,这里海水达到国家一级海水质量标准,海水中的饵料丰富,所以这里产的栉孔扇贝与其他地方相比,个头大、肉质丰满、营养丰富、味道独特,是栉孔扇贝中的上品,被誉为“中国第一扇贝”。北纬38度是一个孕育奇迹的地方,大家熟悉的百慕大、马里亚纳海沟、空中花园、死海、金字塔等都在这个纬度。

  据史料记载,早在5000年以前,北城村的渔民就对扇贝进行采捕,不过,扇贝人工养殖的历史并不长。上世纪1976年,长岛县(2018年之前长岛试验区为长岛县)水产科技人员开始扇贝人工养殖试验并获得成功。1982年,北城村开始栉孔扇贝人工养殖。1984年,北城村扩大扇贝养殖面积,村集体养殖队由1支扩大到5支。1985年,随着农村形势的变化,村集体所属的5支养殖队解散,所有船舶下放到渔民,个体养殖兴起。1991年,北城村扇贝养殖产业进入高速发展期,扇贝养殖面积突破1万亩。但好景不长,1997年,整个长岛扇贝产业进入寒冬期,由于海洋生物生存环境恶化,渔民养殖的扇贝出现大面积死亡,每年9--10月份为发病期,死亡率达80--90%,几乎绝产,这种状况持续了三年。

  2005年之后,北城村扇贝养殖业逐步恢复,但由于养殖户生产条件简陋、个体单打独斗遭收购商恶意压价,“上八珍之一的扇贝卖不上韭菜价”,养殖户苦不堪言。“爱卖不卖,反正别处没地儿卖。人家给你几毛就几毛,给你几块就几块。还得请客送礼,中午吃了晚上还得吃,你不请,他不买你的,怎么办?”养殖户王惠安如是说。2012年,北城村扇贝收购价只有0.8--1.5元/斤,这样的价格养殖扇贝无利可图。

  在这种情况下,原来的扇贝养殖户纷纷改行,全村只有三分之一的人继续从事扇贝养殖业,扇贝养殖面积不足一万亩。这个过去以海上养殖和水产捕捞为主导产业的北城村,不得不转而以种植业为主,北城村陷入发展困境。这个时候,北城村迫切需要党组织站出来,担当起把渔民组织起来共同面对市场,保护扇贝养殖户切身利益,促进扇贝养殖业健康发展的责任,但彼时的北城村两委班子不团结,心思没放在扇贝养殖业上。

  北城村曾经有过一段相当不错的发展时期,这与那个时段的村党支部书记顾仁太有很大关系。顾仁太1965年担任北城村党支部书记,1968年文革挨斗被免职,但不久之后又担任村党支部副书记,1971年改任村党支部书记,一直到1993年因年事已高退任。顾仁太担任北城村党支部书记时间长达20多年,在上世纪80年代,他带领北城村干部群众大力发展村办企业,先后兴办了水貂厂4家、养鸡厂4家、塑料厂1家、翻砂厂1家、罐头厂1家等,最多的时候村办企业达到20多家。现在北城村两委办公楼也是1981年在顾仁太手上兴建的。1993年,顾仁太离任时,北城村帐面上有现金80多万,并且没有外债,也无贷款。

  1993年之后,北城村换了两任书记,一个干了6年,另一个干了14年。2012年以前的北城村,村两委班子不团结,传统养殖业连年亏损,村里多年积累的矛盾集中爆发,村民怨声载道,甚至乡里安排的简单工作,村两委也完成不了。这个时候,北长山乡党委敏锐地意识到,北城村缺少一个素质优良、作风过硬、眼光独到的“领头雁”。

  北长山乡党委通过走访北城村党员群众,与村里老干部进行座谈,发现北城村老书记顾仁太的儿子顾兆国当时在县邮政局任局长助理,这个人思路清晰、敢闯敢干,任过养殖场主管会计、乡邮政支局局长,又是扇贝养殖大户,1992年曾停薪留职养扇贝,后来虽然回单位上班,但一直没有离开扇贝养殖行业。因此,北长山乡党委决定动员顾兆国辞职回北城村担任党支部书记。

  在常人看来,放弃城里人人羡慕的“铁饭碗”,回到村里端“泥饭碗”,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尤其是村两委要进行换届选举,如果没选上就什么都不是了。对于当初顾兆国的选择,他的铁哥们、现在扇贝加工厂负责销售工作的刘军说:“顾兆国当初也不是没有犹豫过,他当时来征求我的意见,开始我并不支持他辞掉公职回村当书记,我说你好不容易有了“铁饭碗”,爱人也在乡政府上班,何苦要到村里去遭那份罪呢?当时顾兆国说,北城村在他父亲手上是一个富裕村,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就是要争一口气,我就不信北城村搞不好。”听他这么一说,我转而支持他了。

  经过多次沟通,顾兆国接受了北长山乡党委的安排,辞掉县邮政局的公职回到北城村担任党支部书记。2012年10月26日,顾兆国正式担任北城村党支部书记,成为北城村两委班子的“一号人物”,那年他49岁。那么,顾兆国治下的北城村,将会发生怎么的变化?北城村百姓拭目以待。

  顾兆国刚上任,就抓住发展扇贝养殖业不放手。因此,他马不停蹄带领村两委班子主要成员外出考察,然后反复研究,最后确定以“党支部+合作社+企业”的发展模式,来推动北城村传统扇贝养殖业的发展。于是,顾兆国把他担任书记之前就按上面要求成立的、但没有实际运作的“北城村渔民专业合作社”(后文简称合作社)做实,并变更法人代表。合作社把全村所有养殖户都吸收进来,社员由过去的55人扩大到163人。与此同时,又把北城村早在1992年就成立的、但由于经营不善而停业的“长岛县成晟水产有限公司”(后文简称加工厂)重新启动,并变更法人代表和董事会成员等。北城村两委班子、合作社、加工厂实行“三位一 体”的管理体制,顾兆国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合作社理事长、加工厂董事长兼总经理一肩挑,其他村干部亦实行交叉兼职。

  2013年,北城村的扇贝养殖业“重敲锣鼓另开张”,合作社提供统一采购种苗、塑料浮球,统一收购扇贝等多项服务,并制定了扇贝收购最低价。养殖大户王惠安说:“养殖户只负责最擅长的海上养殖就好了,其他种苗、销售的事就不用管了,交给合作社去做。”

  与此同时,北城村克服重重困难,筹措资金400多万元,把过去村里一个废弃的冷冻车间进行改造,建成了两条扇贝加工生产线万斤,加工后的产品卖给其他水产冷冻厂。由于加工的厂加工能力有限,又缺乏冷冻冷藏设施,合作社收购的扇贝采用现货和加工两种销售模式。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就在北城村干部和养殖户忙得前脚不搭后脚的时候,一场意想不到的风暴即将来临。这场风暴产生是因为合作社采取统一收购养殖户扇贝的办法,而且为了保护养殖户的利益,收购价格每斤大约高出市场价1.0元左右,这就意味着卖给收购商的价格也要提高1.0元左右,显然,这样必然损害那些收购商的利益,从而导致收购商联合起来拚死抵抗,企图把新生的合作社和加工厂扼杀在摇篮当中,以恢复过去那种由他们一统长岛扇贝收购市场的局面,让北城村养殖户重回过去“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的屈辱历史。

  为此,顾兆国带领村两委一班人与那些收购商展开了顽强的斗争,他们一边与收购商逐个沟通,分化瓦解他们,一边到北京、大连等地开辟新市场,解决销路问题。斗争最激烈、最残酷的时候,收购商联合起来对北城村 极限施压 :加工厂扇贝不降价、不承诺放开市场,就拒收加工厂加工出来扇贝肉。

  在这攸关北城村合作社和加工厂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北城村在晚上两点钟召开合作社董事会成员和骨干会员大会商讨对策。妥协还是坚持?在会上大家意见不一致。顾兆国最后在会上斩钉截铁地说:“我们绝不能放弃养殖户的利益,即使倒到海里,也绝不低头。”为了支持加工厂,合作社成员同意扇贝货款暂不结帐领现金。这场与收购商斗争的结果是,20多万斤扇贝肉变质发臭,其中的一部分不得不倒入大海,200多万元一下子打了水漂……

  北城村党支部副书记王可斌说:“坚持到最后,虽然合作社也好,集体也好,没见多大的效益,但是咱最起码保证了咱养殖户的利益。那年咱们的扇贝收购价格还是比市场高一块钱,咱村的产量是三千七八百万斤,一斤差一块钱就是三千七八百万没有了。”2013年,北城村扇贝市场平均价格达到2.7元/斤,同比增长73%,比周边乡镇每斤高出约1.0元,合作社扇贝养殖户总收入近亿元,较同期增加3200万元,同比提高47%。

  俗话说:“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经过2013年那场与收购商的殊死较量,北城村扇贝养殖户腰杆子硬了,有了和收购商合理定价的话语权了,市场没有再出现收购商恶意压价的现象。与此同时,北城村两委班子痛定思痛,意识到今后要避免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唯一的办法就是走扩大生产线、提升自我加工消化能力的路子。于是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北城村逐年增加对加工厂的投入,为此北城村多渠道筹集建设资金,在资金不足的情况下,顾兆国多次带领村两委班子成员,厚着脸皮一家一家供货商跑,硬是把价值6000多万元设备给赊回来了。

  自2014年以来,北城村加工厂共筹资2.6亿元,扩建厂房17000多平方米,改造扇贝加工场地20000多平方米,扇贝加工生产线条生产线条生产线,日最大扇贝加工能力由2013年的13万斤增长到现在的350万斤,配备单冻机达到20台,最大单冻能力400吨,冷库容量达到4000吨,比过去增加了4倍。

  以北城村加工厂现有的设备水平和生产能力,在全国同行业中处于一个怎么样的地位?加工厂经营厂长刘致庆向笔者介绍说:“从2017到2018年,加工厂陆续上了24台蒸煮设备(后改造成12台),全国同类扇贝加工厂大约有300来家,规模排名靠前的几个加工厂,像我们这样的蒸煮设备一般只有4--5台,只有我们的零头。还有单冻机,2017年我们与沈阳飞机制造厂科研人员合作,研制出宽2.5米、长27米,每台单冻能力达2.5--2.7吨的单冻机,这是一种超大型单冻机,这样的单冻机我们一下子做了7台,而一般扇贝加工厂都没有这么大的单冻机,它们使用的普通单冻机的单冻能力只有0.9吨,相差好几倍。”

  “从生产能力看,我们先看岛内,岛上有4家扇贝加工厂,每个加工厂一个生产季,干35天到40天,大概能生产800到1000吨扇贝肉,而我们加工厂一天最高产量就能达到450吨,一个生产季的产量在10000吨左右。北城村栉孔扇贝产量大约占到长岛全区的80%,山东全省的60%,全国的30%。因此,北城村加工厂无论从生产规模还是实际产量,都堪称‘亚洲第一’,北城村因此被誉为‘中国贝城’。”

  一个村办集体加工厂能做到“亚洲第一”不免让人惊叹,不过,更让人惊叹的是这个“亚洲第一”的加工厂,其中的很多生产设备和生产工艺,竟然是北城村干部这帮“泥腿子”自己发明创造的。因为目前国内乃至国外都没有大型扇贝加工厂,你想把加工厂做大没有现成的配套设备,也没有可供借鉴的生产工艺,一切都要靠自己摸着石头过河,由自己研发。好在这类加工设备及工艺技术含量并不高,于是,北城村由副书记刘军荣挂帅,带领一帮能工巧匠一点点摸索,从无到有,从简陋到丰富,从问题多多到逐步完善,一路走到今天,终于做到了“亚洲第一”。

  北城人的“野心”很大,把加工厂的规模和产量做到“亚洲第一”仅仅他们的第一个目标,接下来他们的目标是做优做强,力争在品牌和品质上也做到“亚洲第一”。为此,2017年,北城村引入东方农道文化产业集团,该集团积极开拓线上营销渠道,与淘宝、拼多多、辰颐物语等电商合作,并利用网红营销等方式推销加工厂产品。2020年,“北城红贝”线多吨。集团致力于打造行业品牌,经过几年的努力,“北城”牌“北城红贝”已成为扇贝市场的知名品牌。2019年,东方农道文化产业集团投入200多万元进行扇贝肉深加工产品研发并获得成功,主要产品为休闲海鲜零食。

  亚洲最大的扇贝加工厂,栉孔扇贝产量占全国的三分之一,“北城红贝”品质全国最优……北城人凭实力拿到了扇贝市场的定价权。有了扇贝市场定价权,受益的不仅仅是北城村,而是整个长岛乃至全国整个扇贝养殖产区。加工厂经营厂长刘致庆说:“北城把扇贝价格支撑起来了,就给了大家一个空间,也给了全国一个空间。为什么长岛县委书记对北城村念念不忘?对大哥(顾兆国)念念不忘?就是因为北城村加工厂拿下扇贝市场定价权之后,带动了整个长岛扇贝养殖业的发展。

  刘致庆举了一个例子:“在长岛试验区距城区21.8公里处有一个砣矶岛,岛上有一个砣矶镇,辖8个行政村。这个镇的主导产业也是扇贝养殖,2018年这个岛上的扇贝收购价大约为每斤一块六七,而北城村当时是两块七,每斤相差一块钱。当时长岛县领导就跟大哥说:你不能只顾一村富啊,你得带动全县富起来啊。于是,顾兆国决定去砣矶岛实地考察一番,某日顾兆国一踏上这个岛,岛上的扇贝价格当天就涨到每斤两块一。”

  加工厂经营厂长刘致庆说:“2015年北城村扇贝养殖业打了翻身仗,那年价格一下提上来了。2015年我们加工扇贝4500万斤,扇贝肉在7000吨左右,加工厂产值达到2.1亿元,收入也达到了2400多万元。”2016年,尝到甜头的养殖户,看到了希望,养殖扇贝的热情高涨,纷纷扩大养殖规模,村属海域都被养殖户利用起来了。养殖户过去一户大多养殖四五千笼,现在大户都在三四万笼;养殖面积过去全村只有一万多亩,现在达到近5万亩;作为扇贝养殖最重要工具的渔船,过去大多只有80马力,现在一般都是160--180马力,最大的达到240马力。合作社社员由过去的163人扩大到现在的272人,实现了扇贝的统购、统价、统售。

  扇贝养殖业的发展让不少北城村年轻人回到村里创业,其中大学本专科毕业生有14名。此外,因为扇贝养殖也是劳动密集型产业,需要大量的人工,因此,常年在北城村打工的外地农民工有600多人,在扇贝收获季节则达到3000多人。像顾兆国他家在扇贝收获季节就雇用了40多名工人。与此同时,扇贝养殖业还促进民宿、渔家乐等乡村旅游产业的发展。总之,扇贝养殖真正成为北城村乃至整个长岛试验区的支柱产业,有力地促进了长岛经济社会的发展。

  北城村在发展的同时,不忘保护环境。过去北城村养殖户扇贝笼等生产用具成垛在码头,或堆放在自家的房前屋后,因为这些用具上附着了大量海里的各种生物,经过阳光暴晒后,臭气熏天,粉尘颗粒物漫天飞,黑压压一片苍蝇附在扇贝笼上;沙滩遭扇贝壳“抢滩”,堆积成山散发恶臭;扇贝去壳过程中,大量污水和有害物质直接排入海中;老旧燃煤锅炉用煤量年均千吨以上……2015年,北城村投资200多万元,购置了遮阳棚、扇贝壳粉碎等设备,同时还自己摸索研制出18台扇贝笼清洗机,将全村养殖户的扇贝笼集中清洗。同时,北城村还在村庄的后山,统一规划修建存放扇贝养殖用具的生产用房。

  2017年,北城村投资1400万元新购置两台10吨级环保燃油锅炉,以淘汰过去的燃煤锅炉,此举可减少煤用量1800吨。与此同时,北城村又投资600万元,添置了污水处理生产线,使扇贝蒸煮液经过生产线被一分为二,一部分是可回到生产线循环使用的纯水,另一部分是浓缩得到的用于味极鲜等调味品制作的原料“浸膏”,实现了扇贝蒸煮液的无害处理,年减少污水排放120吨,实现废水利用率80%。

  锅里满了,碗里就不缺。北城村集体经济发展壮大后,村两委将集体经济收入反哺投入到服务群众、服务发展中,用于巩固基础设施建设、帮助老弱人群、提升公共服务,让群众真正享受到村级集体经济发展带来的红利。2013年,北城村投资400多万元对东口渔港码头进行改建、清淤,完善了功能设施,安装生产大棚和扇贝吊车,保证渔船安全停泊及装卸,大大提高了作业效率。2017年,随着北城村扇贝养殖业的快速发展,一个渔港码头已无法满足生产需要,因此,北城村又筹集资金2400多万元,修建了南口安全生产码头,并安装生产大棚2400平方米,安装扇贝吊车10台。2019年,北城村兴建了一个专门的海上游艇码头,成立了海上游小型游艇股份制有限公司-------“长岛旗源旅游有限公司”,这是长岛首家党支部领办的股份制有限公司,北城村集体占股54%。

  在改善民生方面,2012年以来,北城村投资约1100万元,对村级医疗卫生室和群众活动中心进行升级改造,绿化栽种苗木5万多株,新增绿地面积6000平方米,安装监控探头55个,安装太阳能000591股吧)路灯70余盏,硬化道路近15000平方米并配套铺设下水管道2500米,新建健身广场1100平方米,安装健身器材30套,两处停车场600平方米,在主要街道配置大垃圾箱20个,为全村村民配备80升的垃圾筒600个,村庄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成功创建“清洁家园、美丽渔村”示范村。同时,成功接入引水济岛工程,彻底破解了水资源对全村经济社会发展的制约。

  北城村大力支持“渔家乐”发展,近年来,筹资12万元对渔家乐广告牌进行统一规范,沿街安装12个渔家乐指示牌,65户渔家乐广告灯箱,同时结合休闲渔业打造良好的旅游环境,进一步提升对外旅游形象。目前,北城村已有“渔家乐”经营业户81户,床位1800余张,每年创造经济收入近1000万元。

  在提高村民福利待遇方面,从2019年开始,北城村每年给全村村民分红,2019年每人1000元,2020年增加到每人1500元。此外,北城村60岁以上老年人每年重阳节发1000元红包,过年发红包按60--70岁1900元,70--80岁2200元,80以上2400元计发。在塑造村风民风方面,北城村投入30万元建立“善行义举四德榜”文化墙,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文化刊版60余块;每年投资20万元,组织村民开展秧歌表演、舞龙、象棋、扑克等娱乐活动,极大地满足了群众的精神生活,营造良好向上和谐的社会氛围。

  “人要衣装,佛要金装”。2017年,北城村请东方农道文化产业集团的王磊给村庄改造和美化做规划设计。按照王磊的规划设计方案,北城村投资600多万对主干道进行了全面改造,把以前“蜘蛛网式”的各种电线埋到地下,对临街的房子按古街风貌进行改造,增设了仿古的门楼、门扁等。当然,点眼之作还是那些具有鲜明特色的人文景观,包括城门、音乐喷泉、环形木质长廊、村民俱乐部等。

  经过一番精心改造,北城村完全变样了,尤其是村庄那条主干道,古色古香、美轮美奂,惊艳全岛。到了晚上,配上灯光的夜景更迷人,一盏盏红灯笼高高挂,道路两侧彩灯五光十色,霓虹灯闪跃跳动,音乐喷泉袅袅娥娥……流光溢彩,温馨浪漫,宛如人间仙境。 北城村的村容村貌变了,北城人的精神面貌也跟着变了,人心聚起来了,产业发展了,这里的渔民走上了幸福生活的康庄大道。

  北城村在山东既不属于是革命老区,也不是贫困村,它享受不到任何特殊政策的照顾,不仅如此,因为长岛设立海洋生态文明综合试验区,对保护环境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岛上产业发展受到诸多制约。因此,北城村唯一的优势就是海洋资源,除此外没有其他优势可言,必须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分析北城村十年村级集体发展成功的原因,可以用以下“七个有”来概括:

  ———有一个好的带头人。所谓“群雁高飞头雁带”,“选准一个人、带富一个村”。坦率地说,没有顾兆国这个人回村当书记,北城村2012年之后的故事大概率不会发生。当地乡政府干部评价他:政治觉悟高、大局意识强;不过,乡里也有人私下说他是“最讲政治的反动分子”,因为他经常对上面某些官僚主义的做法发牢骚,但最后完成任务却是最好的一个。北城村干部群众对顾兆国比较一致的评价:一是心正、胆大、无私,有能力、不服输,开弓没有回头箭,遇弱不弱,遇强更强,抗压能力特别强。二是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把保护本村养殖产业放在第一位。三是善于团结两委班子成员一道工作,听得进不同意见,班子整体优势发挥得好。四是讲情讲义,工作上的事处理很严厉,但只要班子成员和村民家里有事,他第一个冲在前头,出面给你解决问题。五是他本身就是一个扇贝养殖大户,他家每年养殖扇贝4万多笼,每年投入资金300多万元,有书记大户在前面顶着,其他养殖户不怕跟着上。

  ———有一个坚强有力的战斗堡垒。北城村现在两委班子主要成员,除了书记其他仍然是28年前顾兆国的父亲顾仁太担任村党支部书记时的那班人。北城村两委班子战斗力强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素质比较高,长岛试验区工委党群工作部副部长朱爱玲说,北城村两委班子的副职随便一个放到别的村都能当书记。二是班子非常团结,北城村两委班子核心是一个书记和两个副书记,村干部说他们三个书记像亲兄弟一样。副书记王可斌自己说,他们开会像打仗一样,每个人都敢于把不同意见说出来,为什么能这样?因为大家真心没有假,彼此信任,都是为了工作,没有个人私利。三是为了集体事业他们把命拚上了。在加工厂创办的初期,在每年扇贝收获季节的四五十天时间里,所有村干部吃住在厂里,大家分工负责。他们每天早上四五点钟起床到岗收货,一直忙到后半夜,然后囫囵吞枣睡上两三个小时就又要起床工作,连续四五十天。党支部副书记刘军荣今年61岁,2019年6月因为直肠癌住进医院,这时候正是扇贝收获季节,加工厂少不了他,所以他一边做化疗,一边坚持在加工厂上班(2018年5月,他还因脑溢血住了一次医院)。党支部副书记、村委副主任王可斌是班子里最年轻的,今年55岁,一向身体很好,今年5月也因为脑梗塞住进医院,现在也还没有完全康复,但都在村里上班。他们的病显然与长期高强度、超负荷的工作压力有关。

  ———有一村老百姓的大力支持。仅有村两委的战斗力还不够 ,还需要老百姓的理解、信任和支持。在此举几个事例:一是前面提到的3013年北城村与收购商斗争,为了缓解加工厂资金压力,所有养殖户的货款不提现,等加工厂把产品卖出去之后再分批付款。这个结帐办法一直延续到现在,也就是说这些养殖户每年把两个多亿的货款不计利息放在加工厂。二是2017年北城村决定对村里主干道进行改造,改造之前村里发了通告,要求所有邻主干道的住户限期拆除违章建筑及其他附属物等。村里发完通告之后,又安排妇女主任上户告知,原打算拆不动的时候再由村里主要领导上户做工作,可没想到的是,村里规定的时间一到,所有住户该拆的全拆了,没有一户提出异议,更没有一个人到村里找书记。三是村两委换届选举,现在村里几个主要领导,考虑自己年龄大了,为了北城村事业发展,想退下来换几个年轻人进来,但最终的结果是村民仍然把票投给他们,逼着他们还得干下去。

  ———有一个好的发展模式和管理体制。北城村选择“党支部+合作社+企业”的发展模式和“村社企合一”的管理体制,实践证明这种模式和体制适合北城村的村情,尽管也还存在不少问题。显然,这种模式和体制与西方一些主流经济学理论存在相悖之处,但从北城村的成功实践看,它不失为新形势下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的一种有效形式,当然,它还要辅之以一些必要的条件。这种模式和体制的主要优势是便于统筹村庄资源,实现多方共赢的帕累托改进效率,同时也容易团结村民并赢得信任等。

  ———有一个良好的村风民风。 一个村庄良好村风民风的形成不是一朝一夕、一蹴而就的事,它与这个村历任村党支部书记有很大关系。北城村良好村风民风的形成与早年村党支部书记顾太仁励精图治有很大关系。譬如,在五十年代后期和文革期间,北城村“左”倾错误就没有别的村严重等。北城村的村风民风好在哪里?北城村会计李春田说了这样几件事:一是村里没有派系斗争,极少人争当官,想当村官首先得掂掂你有没有这个能力,没能力别往这上面想。二是北城村的村民非常重视个人信誉,关心自己的征信,征信不好全村都瞧不起,还会影响子女就业。三是北城村村民精神状态很好,乐观积极向上,大家都铆足劲拚命发展,而北城村周边的一些村庄就不是这样,有的小富即安,有的混吃等死,有的争权夺利等。四是丧葬改革得民心,早在本世纪初,北城村就通过党员大会决定丧事不大操大办,并要求村干部和党员到办丧事有困难的家庭提供帮助,帮忙之后回自己家吃饭。这项改革在长岛很有影响,很多村都羡慕北城村的这个风气。

  ———有一家乡村振兴专业规划咨询机构。2017年,北城村引入东方农道文化产业集团,由该集团王磊对村庄改造和美化进行规划设计,同时由王磊、田野等集团专家对北城村合作社和加工厂的运营和管理进行指导。2019年,东方农道文化产业集团在长岛试验区注册成立了“长岛长晟贸易有限公司”,负责北城村加工厂的品牌打造和线上销售以及深加工产品研发等。

  ———有一个支持集体经济发展的当地政府。长岛试验区工委管委、北长山乡党委政府对于北城村创办集体经济实体非常重视,从各个方面给予了大力支持。2017年,烟台市组织部长于涛专程到北城村调研,陏后烟台在全市大力推行党支部领办合作社工作,在全国产生了重要影响。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长岛试验区将村干部报酬与村集体经济组织经营管理绩效相挂钩做法,调动了村干部发展集体经济的积极性。譬如,2020年,北长山乡政府综合考评后给北城村党支部书记顾兆国核定的工资是19万多一点,两个副书记的工资为村党支部书记工资的80--90%,村里按90%执行;村会计工资为村党支部书记工资的70--85%,村里按75%执行。这个报酬虽然与他们在发展集体经济中所作出贡献没法比,但毕竟还是给了他们相当程度的激励。

  北城村在村党支部带领下,发扬斗争精神,党群同心、艰苦创业 ,历经十年奋斗、不断攻坚克难,把一个昔日脏乱差的传统小渔村打造成为“中国贝城”、“中国美丽休闲乡村”。在这个过程中,锻造出“不忘初, 勇于担当;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党群同心,共克时艰;敢闯敢干、勇往直前”的“北城精神”,为齐鲁大地创造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北城精神”有着丰富的内涵,更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它是深邃的齐鲁文化、老海岛精神和“闯海人”精神的传承和延续,更是大寨精神的继承和发扬,是“新时期的大寨精神”。

  山东自古是圣人之乡,礼仪之邦。悠久的儒家文化形成了山东人仁义、宽厚的个性。这点在北城村表现的特别明显,大凡来过这里的人,无不为北城人的热情好客所感动。因为这个原因以及顾兆国的人格魅力,使得他笼络一批死心塌地跟他一起干的追随者,这其中不乏许多外地人才。“老海岛精神”中的祖国为重、奉献为本在北城村更是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为寻找生存出路,人类选择并涉足海洋,从哪时起他们就开始了同自然界的考验和灾变抗争与呐喊的生涯。笔者在北城村采访了一位老渔民孙长志,说起过去的往事,他慷慨激昂,他说:过去出海打渔都是木船,船体比较小,一旦遇到大风浪很有可能翻船,而且那时没有天气预报,所以每次出海都是一次冒险。因此,渔民要在海上要生存,就必须成为海上的霸主、海上的雄鹰,在海上乘风破浪往前冲。渔民在海上只有一个信念:相信我行,相信我能,相信我能战胜一切;只有一个念头:往前冲、往前闯!

  过去一条大木船上一般有18个人,因此大家以船为家、团结协作的精神特别重要,这样就产生了渔家号子。老渔民孙长志给我们唱了几段渔家号子:“顿顿浆,装大舱,装舱起吆,嘿吆吼……”那声音、那气势让人震撼,让人感到悲壮豪迈。孙长志老人说,渔家号子是用血用泪用生命唱出来的……上面讲的这些就是“闯海人”精神,笔者在北城村采访调查过程当中,能强烈感受到有一种精神在支撑着他们,后来笔者明白,这种精神就是“闯海人”精神……

  把一家小村企做到亚洲最大扇贝加工厂,北城村的发展靠什么?靠得就是“北城精神”,或者说“北城精神”是北城村集体经济发展的成功法宝。当前,全国各地农村正在掀起发展壮大村集体经济的热潮,那么,“北城精神”对于其他地方的基层党组织有什么启示?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四点:一是坚定对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的信心;二是村两委干部要勇于担当,敢于斗争,甘于奉献;三是必须始终把农民群众利益放在第一位;四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大寨精神永不过时。“艰苦奋斗是我们的政治本色。”“伟大梦想不是等得来、喊得来的,而是拼出来、干出来的。”

Copyright © 2020 三牛娱乐注册版权所有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