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强降雨影响还在持续偏远山区村镇经济面临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1-10-19 17:26   

  10月12日上午,山西省政府新闻办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此次山西强降雨共致175.71万人受灾,因灾死亡15人,失踪3人,紧急转移安置12.01万人,农作物受灾面积357.69万亩,倒塌房屋1.95万间,严重损坏1.82万间,直接经济损失50.29亿元。

  在造成严重灾害的同时,强降雨也使得临汾市西部山区的大宁、汾西、隰县等多个农业县的村镇经济遭遇灭顶之灾。原本脆弱的生态环境连同散落在群山之中的小规模农牧经济被裹挟到强降雨的“风暴”中心。养殖棚舍倒塌,大片农田被毁,养殖饲料断供,农民信心被重创。而这对于这些建立在种养殖业基础上的偏远农业县而言,无疑是一拳重击。

  传统的生产经营方式如何进行下去?困境中的村落布局和深度变革的村镇经济是不是迎来调整的契机?

  10日11日的上午,汾西县结束了连日来的阴雨天气,迎来短暂的日出。离开集中安置点,王喜山奔波10多华里赶回村里。那里有一群土鸡正嗷嗷待哺。自10月2日晚间开始强降雨以来,他养的鸡一天只能喂食一顿勉强维生。

  据山西气象局统计,10月2日20时至7日8时,山西出现大范围强降水,最大降水出现在大宁县,达到285.2毫米,而王喜山所在的汾西县紧随其后,达到246毫米。

  王喜山所在的村叫东角,是汾西县最为偏远、海拔最高的地区。在前几年大部分村民都政策性移民搬迁至县城后,留守的村民分布更加分散,有的自然村现有居住人口是个位数。再加上村民候鸟式回村春种秋收的生产模式,房屋失修、基础设施缺乏管护的状况更加突出。

  王喜山放弃外出打工选择种地、养鸡,他夫妻二人散养1000多只土鸡,种80亩玉米,虽然孤寂,但日子红红火火。强降雨发生后,王喜山的鸡舍后墙也塌方了,他的院墙也倒下山坡,而出村的道路几乎被封堵死,就连数百米的水泥路面都平移到山沟里。

  汾西县位于临汾盆地的西北,是这次山西强降雨的一个“风暴点”。到了4日,大雨倾盆,随之山体开始松动滑坡,房屋出现倒塌。4日一大早,村“两委”开始挨门挨户排查,把房屋出现险情的村民先行转移出来。5日,乡镇干部开始入户强行劝离房屋存在安全隐患的群众。王喜山10月6日被强行劝离。

  东角村井子洼自然村的皇刚刚正在面临同样的压力,他的黄牛养殖棚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坍塌。东角村的卫德志是个养猪大户,现在他因为猪场外出的道路塌方,正面临饲料断供。附近邢家要村的赵三明两口子守在猪舍已经好几天了,生怕猪舍出问题。

  据了解,和平镇在这轮强降雨中已经发生多起禽畜伤亡事件,而那些半原始的、庭院式的养殖场舍多数已经坍塌损毁,小型养殖受到严重冲击。

  和平镇副镇长陈金虎告诉记者,该镇受灾人口达1万余人,房屋倒塌3000余间,冲毁农田5000多亩,道路山体滑坡400多处,全镇3500余人撤离,整村撤离达11个自然村。除投亲靠友外,全镇共设置10个集中安置点,安置人口达900余人。

  汾西县曾是国家级贫困县,脱贫摘帽后,全县偏远地区的数万群众通过易地搬迁、生态养殖、外出务工开启新生活。然而,新的问题随之而来。一方面保证散居在群山中住户水电网到户、道路通畅加重了公共支出,另一方面传统聚集村落的消失削弱了村民抵御自然灾害、生产自救的能力。

  这次强降雨让人们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些偏远山区的经济发展之路。记者了解到,汾西县煤炭资源丰富,10年前小煤窑泛滥,经过多年的治理,私挖乱采得到了根治。但是,村镇经济的发展却遭遇挫折。谋求转型,当地把目标瞄向种植、养殖业。2019年,一些偏远村庄完成大面积移民搬迁后,很多留守村民更是加大了种养殖业的投资。大片农田梯田化,养殖场纷纷建设。然而,落后的交通、脆弱的生态、勉为其难的水电保障都成了这些产业健康发展的坎,村镇经济在升级成现代产业的道路上充满挑战。

  因为各种原因,临汾市西部山区除了乡宁、蒲县之外其他5个农业县基本没有大型工业企业,种植、养殖成了县域经济的主体,合起来经济体量比不过临汾市的一个平川县。

  据统计,山西农林牧渔业2019年的总产值为1626.54亿元,仅仅占全省经济总量的1.31%,其中畜牧业的产值刚刚478.57亿元。而在这些以农业为主体的偏远山区,林业和畜牧业则成了村镇经济的主体,体量很小,却连接着千家万户,十分重要。

  到目前,各界的捐助物资已经到达山西灾区,和平镇一些驻地企业也在积极行动。东角村村委会主任卫秀山告诉记者:“现在灾民面临的生活困难都得到了解决,但是如何为村民谋划未来正让他苦恼。”记者了解到,当前农民的庄稼还躺在泥里,一座座危房不知如何是好,很多依托庭院的养殖场不知道还能不能使用,只有零星村民的各个小村落不知能不能合村并居。

  汾西县委书记张安文向记者表示,按照全县乡村振兴的要求,合村并居,优化农村人居环境,强化村镇经济产业布局一直在推进,而这次雨灾让所有的工作都开始加速,全县把抗灾救灾升级成一场优化农村人居环境、加速升级村镇经济的阵地战。政府正在认真研究新的村落布局和产业组合,在发挥生态环境优势的同时规避各种潜在风险。

  长期关注并研究山西县域经济的中北大学教授王文寅告诉记者,这场强降雨暴露出偏远地区村镇经济的很多问题。一方面村镇地理环境不佳、基础设施薄弱,再加上人口稀少,就更难抵御自然灾害;另一方面曾经灵活多样的庭院经济、散落各地的村镇经济因为先天缺陷,几乎遭遇灭顶之灾,农民还是摆不脱“辛辛苦苦好几年,一夜回到‘解放前’”的尴尬。王文寅教授表示,这就需要构建在科学研究下的政府顶层设计,雨灾同时也是重构这些偏远地区村镇经济的契机。

  据了解,山西省住建厅已经派驻工作组进驻偏远山区,系统的应对措施有望近期出台。王文寅教授解释,如果把握得当,这有可能成为偏远地区村镇发展的新机遇。

Copyright © 2020 恒宏娱乐注册版权所有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